觉醒来,我落入电子计算机中了···

“阿飞~阿飞”

黑喑最深处传出一个声音,衰老而又怪异,像一位活了数百年老人。

杂乱当中,阿飞艰辛的张开了双眼,黑暗中慢慢显出一丝明亮,再用劲睁大,那明亮由模糊不清越来越清楚,细心看去,却觉生的古怪,好像一列列排序齐整的彩灯,忽闪忽闪。

“这是什么地方,我怎么到这儿”,阿飞内心那样惦记着,头脑竟忽然一阵晕眩,完全想不起来自身如何赶到这儿,好像经历了一场大醉,喝断片了,缺少了许多记忆力。

好一阵时间,阿飞才从残留的记忆里记起一些事儿,自身名字叫做阿飞,是InDu企业一个AI数据工程师,也就是程序猿一枚。

阿飞的人的大脑逐渐清楚起來,眼下的景色却使担心起來,那忽闪忽闪的并不是彩灯,只是一个又一个相貌独特的物品,好像在哪儿见过。

这不是电力电容器吗?阿飞想想起來,但是此时这电力电容器越来越十分粗大,刚刚那忽闪忽闪的明亮便是它持续电池充电充放电造成的。阿飞向远方放眼望去,这电容器一个靠着一个,广阔无垠,看不见终点。

阿飞低下头向下看去,更恐怖的事儿发生了,他竟看不见自身的人体!阿飞的心率骤然加快。

“阿飞~”,黑暗中的那一个响声又一次发生了。

阿飞四处张望,却看不见有所有人

“谁,谁在讲话?”,阿飞当心的询问道。

“阿飞,你的人体已经睡眠质量中,人的大脑记忆力被获取并数字化了,你如今仅仅一段二进制数据信息,存有一台计算机内存中,务必尽早逃出这儿,假如你的人体不可以准时清醒,你将始终受困在这儿”,神密响声说到。

二进制数据信息?计算机内存?这都是啥啊,阿飞觉得另一方在捉弄。

“究竟谁在戏弄我?快出来!”

“也没有在玩笑,请记住我说过的每一句话,并且,我只要说一次。听着,你的人的大脑数据信息被切分了两一部分,缺少的那一部分在192.168.4.9这台电子计算机上,你务必寻找另一部分,合二为一才可以逃出这儿···”,那响声逐渐渐行渐远。

“那么我怎么联系那一部分?”,阿飞看上去有一些慌了。

“找到之后又怎样?也有,你到底是谁啊?”,阿飞一连三问。

老人沒有回应,犹如消失了一般,只留有阿飞留到这空落落的地区,孤单又担心。

刚以往的数分钟,于阿飞来讲,肯定是人生道路中最难以置信的数分钟。不对,这一定是梦,阿飞想试着掐醒自身,却连自身的人体都看不到。

瘫坐了好一阵,阿飞内心的孤单和担心总算暴发,连呼了三声:“啊!啊!啊!”

“你一直在叫什么名字?”,阿飞觉得脚底的地面振动了两下,这地面好像在讲话。

“谁?”,阿飞再一次四处张望起來。

“别四处看过,你一直在我身体里呢!我是电脑内存条。”

电脑内存条?阿飞想到了老人刚刚得话,难道自身简直处于一台电子计算机的运行内存中?

“刚有些人跟我说话,你听到了吗,知道不知道到底是谁?”,阿飞询问道。

“我一直在这里,没发觉谁跟你说过话”,运行内存的回应让阿飞有一些心寒。

“那么你了解我是怎么到这儿的吗?”,阿飞又询问道。

“类似半小时以前,有一个程序流程将你写到这儿”

“谁?哪些程序流程?”,阿飞询问道。

“这我也想不起来楚了,这台电子计算机上面有不计其数个程序流程,我哪能都记住”

“那我想和外边联络,应该怎么办?”

“那么你得去找网口,它是它的业务流程范围”

网口,对呀,阿飞梳理了下心绪,刚那老头儿说要去联络192.168.4.9,免不了要通信网络

“运行内存哥哥,网口在哪儿呢”,阿飞又问起。

“在PCIe系统线上连到呢,你看看,在那里”,讲完,阿飞的眼下划到了一道光,那就是电力电容器电池充电的电子流传出的明亮。

沿着那道光放眼望去,远方确实有一个网口,但是此时在阿飞的眼里,那显而易见是一个极大的存有。

“嘿,网口哥哥,喂~”,阿飞扯着嗓子喊到。

“别徒劳时间了,他听不见的”,电脑内存条讲完传出了一声嗤笑。

“为何听不见?”

“在这里电脑主板以上,全部部件的通讯,都得根据系统总线系统软件

阿飞突然想到了哪些,脑中模糊不清的记忆力告知自身,我但是个程序猿,微型计算机基本原理是多少或是了解一些的。

“我明白了,我统统知道!”,阿飞自信心的说到。

“你知道什么了?”,电脑内存条问起。

“网口联接在PCIe系统总线上,PCIe系统总线又联接着南桥,南桥又联接着北桥,但你电脑内存条,就联接在北桥上,我讲的对吗?”

“非常好嘛,懂的还许多,这种你都是以哪了解的?”

运行内存那么一夸,阿飞更为自信心起來,“工控机主板的南北桥构架,我上大一入学过去了,上北下南,下边的南桥芯片承担联接USB/SATA/PCI/PCIe系统总线上边的慢速度机器设备,例如网口,电脑硬盘,电脑键盘。上边的北桥芯片承担联接快速机器设备,例如你电脑内存条,独立显卡,哦正确了,北桥芯片还需要和CPU立即相处”

“嘿嘿,挺好,但是你学的这一套,有点儿落伍了!”,电脑内存条笑着说到。

“哪儿落伍了?”

“如今内存控制器、独立显卡都被集成化到CPU里边来到,北桥芯片早已不会有了。也就沒有南北方一讲了,南桥芯片如今叫PCH了!”

“哪些?独立显卡也集成化到CPU了,不要骗我了,我以前还买了独立显卡打游戏呢”

“不骗你你,你买的那就是独显,这台电子计算机中也有,集成化到CPU中的那就是集成显卡”

“这样啊,教材里的确没讲过。但是这并不关键,现在我关注的并不是独立显卡,如今的重中之重是赶快联络流量卡,让它帮我传送信息出来,我得赶快逃出这儿,你快跟我说如何使用系统总线系统软件来通讯?”,阿飞又想到了自身的事儿。

“你等着我一下,我得去更新一下数据信息了”,运行内存说到。

话刚说完,阿飞的眼下一下越来越惨白,晃得他一阵晕眩,远远望去,以个人行为企业,由近到远拉开而去,每一个电力电容器都传出了一速电子流,好像成千上万烟火在星空里一起绽开,这界面看的阿飞震惊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,阿飞询问道。

“我刚在刷新数据”,运行内存回答。

“刷新数据?啥意思,不太搞清楚”

“我身体内的每一位数据信息全是用一个电容器来表明的,根据工作电压来表明一个比特犬位是0还是1,可这电容器非常容易走电,假如工作电压降低了,数据信息就禁止了,那就是会出麻烦事的,因此 我得常常去更新充电池充电”

“原来是这个样子,那么你多长时间更新一次?”

“这来说有一些繁杂,不但有规律性更新,每一次载入后还要更新,并且···”

电脑内存条得话还没说完,就被阿飞切断了:“即然来说繁杂,那么就先别说话,你或是快教教我如何使用系统总线系统软件通讯,我得赶紧联络网口,晚了就确实来不及了!”

“我看你如今的重中之重应该是赶快把自己分布式锁储存起來,不然这台电子计算机一旦关掉,我身体里的数据信息统统没有了,你也就消失了”,运行内存说到。

阿飞一听这句话,头脑嗡地一声!消退?!

“如何,如何分布式锁储存起來?”,阿飞一下焦虑不安起來,讲话竟都有一些磕巴了。

阿飞的眼下又划到了一道明亮,光源偏向的远方,他看到了另一个佼佼者。

预料事后怎样,可以看下次:
运行内存揭秘密,系统总线解洞天

评论(0条)

刀客源码 请登录后评论